极客干货
当前位置:首页 - 编织 >

夕阳下(小说)

2019-09-08来源:中国包装印刷网

  下(小说)

 

张玉冰

 

   安琴是一个诗词为心的女孩。刚刚大学毕业。

  她站在半戈壁的滩涂草地上,这里天苍苍,野茫茫,不见牛马只见一群羊。

  在夕阳明亮却不刺眼的光照下,迎着柔韧却不寒冷的劲风,安琴沉静的脸上,有点漠然忧郁,又有点神思飘逸。再过几年、十几年、几十年的尘俗与烟雨,她还会想起他吗?她那热噗噗的青涩的恋能抵得过岁月的侵蚀吗?

  安琴的单恋在毕业时候,戛然而止了。她纯洁的感情一下子陷入了虚渺和荒芜中……

  今后,她可能只有依赖空想和幻想了,或者通过读书使自己的心保持澄明之域。 

   带着一套拜伦的《唐璜》和一本李易安的词集,她默无声息地来到这个叫做“甜水”的缺水的小镇,镇子的南边十里外有一个世外挑源般的所在,是大的樊沟泉林场。

  林场连同安琴的父亲一共才有5名工作人员,管辖着樊沟泉林场及其下属的鲁掌果园。这里是个地理上的分界线,北上越走越苍黄;南下,便越走越鲜绿。

  在这个地方安琴注定要邂逅一个血色夕阳,在这荒地少人的地方,要进行一次心灵的再净化。让这北国的粗粝的风磨蚀她脆嫩的感情伤痛吧,人,离了爱情,能不能活下去?她这样苦苦地思索着。

  樊沟泉林场的治所在沟底的平地上,一个大院子,左右对齐是一排平房,后院有收集雨水的窖和一大片菜园。靠着东边的墙边是简陋的伙房。院子外面有一个高墙羊圈。

  林场包括附近几个山包,山上稀稀拉拉长着无数棵“小老树”。这些树木已经有20年了,才有碗口粗,见证着它们与干旱做过的艰苦卓绝的斗争。树干扭曲着、树皮干裂粗糙厚实,树叶稀少,叶片小。难见一棵粗大的树。多半是杏树、沙枣树、榆树、槐树和银白杨、钻天杨,还有一些灌木,像柠条子、酸枣树和沙打旺。据说鲁掌有许多苹果树,可是这里只有几棵。沟底蔓延到山顶的绿树,使得林场恰如一个绿色的大碗。

她在这寂寞的林场闲淡地过了多日,穿梭在林间,悠闲自在地摘那枝头的红杏,听那痴情的“宝宝痴”一声声鸣叫;她发现远处地畔上有一群十几只野鸡,美丽的羽毛在阳光下那么艳丽,这悠闲的鸟儿居然生活在这么枯焦的环境中,稍稍给了她回味的欣喜。她屏住气,希望这么漂亮的红腹锦鸡陪着她。慢慢地摘着杏子,她走到了树林边的一片豌豆地里,稀稀疏疏的豌豆已经可以吃了,她拨开豌豆秧,摸了几个豌豆荚。甜丝丝的嫩豌豆脆生生的,好吃极了。她摘了一些豌豆放在筐里,这时几只野兔如箭般突地从她的脚下射出,向四面窜去,惊得她头脑一空白,站着发了好一会愣。

林子大了,什么野物都有。晚上,在人们的酣睡中,狐狸悄悄地在院里转悠。第二天,父亲就很留意地将伙房的门窗关紧。但是防不胜防,一个夜间,狼跳进了院子外面的羊圈,把一只羊咬死拉走了。林场里慌乱了一阵,父亲把剩下的四只羊抓住抱上拖拉机,拉到甜水镇北面七里地的萌城子卖掉了,一同卖掉的还有几麻袋胡麻。       

她跟着父亲到了甜水镇。甜水镇是一个很荒凉的镇子,住户很少。镇子西边有一个水泥厂,有一些常住职工。就在甜水镇上的那天傍晚,她邂逅了那个血色黄昏。水泥厂边上的空地,有庄稼人种的胡麻,此时胡麻已经成熟,圆圆的胡麻果实秀在一起,一个妇女,包着鲜艳的格子头巾,弯腰在地里收胡麻。干旱使得这里的胡麻几乎是贴着地面长着,植株仅有半尺多高。妇女的镰刀几乎用不上,妇女麻利地用手拔胡麻。        

她想过去帮忙,又有些害羞。站在那里,远远地看着,这时,她还看到了更远处的山,铁青着脸,像是阴沉沉的活物。夕阳,明亮、光鲜、大、圆,静默着。在西边,在西边!她在这夕阳的光辉中,迷茫了。       

大自然的神奇造化,这落日的辉煌灿烂,这身边的荒野滩涂,这远方的青山羊群,无声,无言。上帝创造了万物,唯独没有创造爱情。爱情是人类自己发明的,人类自从发明了爱情以来,就饱受了它无穷无尽的折磨和戏弄。  

安琴,一个心境透明的女孩,猛然邂逅这巨大的夕阳落照,她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寂静的场面。寂静声中蓄悲感,冷清色里聚凉意。一种悲伤漫开来,金箍一样缠住了她的头,她有点眩晕。

 

她想流泪。   

突然,高亢的歌声从那羊群中飘来,在这悲壮决绝的地方,歌声的穿透力相当强烈。唱的不是信天游,更不是古老的《敕勒歌》,是《十五的月亮》。歌者肯定是一位少年,声腔尖脆、嘹亮,好像还不是野嗓子。在这蛮荒地带,现代文明的种子迅速而直接地被传播和接纳了。   

安琴觉得心里明亮了许多。她心里跟着歌词,也默唱了一遍。埋在悲伤的情绪一下子退去。

 

活在这艰苦的环境中,已属不易。何必固执于一隅,偏执于一情。时过境迁,绚烂的青春就一去不复返了。就像这夕阳,沉沉地坠落下去,天地间仍归于平淡,生活的激流也要流入平静的湖。青春的爱恋如一首古老的歌谣,总是要被新的歌词替换。  

安琴的夕阳,夕阳下的女孩子,她的梦幻般的的爱恋随风而逝,正如它当年突然降临一般。 

 

写于2013520日,原载于《甘肃日报》2013年10月31日

http://gsrb.gansudaily.com.cn/system/2013/10/31/014741716.shtml

 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/bianzhi/11782.html
(本文来自极客干货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exidea-inc.com ©2017 极客干货

极客干货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