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客干货
当前位置:首页 - 查询 >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2019-09-11来源:新余汽车网

光绪朝中叶,常熟县徐福孙杀婶案,久拖不决,在民间产生很大影响。徐福孙是个读书人,不幸以杀婶案被逮,县令朱文川是一个酷吏,以证据确凿,徐福孙当以逆伦抵命。徐福孙不承认有罪,朱文川就用夹棍、拶子等刑具拷问。不得已,徐福孙按朱文川之意招了,实际是刑逼下的妄供。当解到省里复审时,徐福孙又大呼冤枉,不认罪。

由于徐福孙翻供,按照当时规定,就又解回县里重审。朱文川对徐福孙的翻供很不满,认为他太狡猾,就在重审时更加施以酷刑,以致徐福孙又不得不妄供。待解到省里时,徐福孙又如第一次那样翻供,便又解回县里重审。如此反复多次,官司拖了整整三年,而徐福孙最后也死在县里的牢狱之中。

他在临死时,哭着对人说:“我妄供是死,翻供也是死,妄供死,还背着杀婶的罪名。其实,我从来没有杀婶,被杀的也不是我的婶婶,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婶婶。”听的人都很同情,有的还哭了,想为他申冤,但在当时是不可能的。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徐福孙家住常熟县一个偏僻的村庄,全村不过十几户人家,多半务农,徐福孙是唯一的读书人,家里比较殷实,在全村算首富。但是,全村的人都不喜欢徐福孙家,说他们家的人看不起人,眼睛长在头顶上,看人从来不能平视,且太吝啬,把鹅蛋大小的钱都看成是车轮那样大,邻居有困难,从来没有拔过一毛,典型的守财奴。

徐福孙有个叔叔徐某,原本做木材生意,太平天国起义后,为太平军所虏,多年没有消息。清军收复江苏后,徐叔忽然带一年轻女子从外归村。此女原是太平军一个将领之妻,和徐叔素有私情,逃离太平军后,一同回到徐福孙的老家。徐叔原妻已故,他便以此女为妻,而徐福孙实在看不起该女,曾对别人言:“叔叔还是我的叔叔,婶婶并非我婶婶,我是一个清白人,决不和这个女人说一句话(叔固吾叔,婶非吾婶也,吾清白丈夫,誓不与寇妇交一语)。”

这些话渐渐传到徐叔耳中,此后徐福孙就与叔叔分开过日,把宅院分成两半,中间垒一道墙,也不在一起吃饭。如此相安无事有二十多年。一天,徐叔因事不能回家住,考虑妻子孤身在家,就把自己和前妻生的女儿、嫁到前村的巧珠叫来陪伴。走之前他再三嘱咐妻女,把好门窗,做饭注意莫失火。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翌日上午,徐叔还家,见太阳已升很高而家门紧闭,用力拍门,也无回声。把门踢开后进到屋里,只见妻子断脖死在床上,枕席间都是血,找巧珠,一时也没有人影。这时屋后隐隐传来痛苦的呻吟声,徐叔上前一看,正是巧珠,肩上有刀伤,流血还没有止住。徐某问是怎么回事,巧珠回答说:昨晚睡梦中,忽听院子有瓦片落地之声,警醒后大声问是谁,话刚出口,一把刀已向自己肩上砍来,疼得厉害,就晕了过去。醒后恍惚听见母亲大声喊:“我哪里亏待你了,你要杀我?”随后床上有激烈的打斗声,不一会静下来,心知母亲遭遇不测。由于自己受伤厉害,不能去看,所以也不知道凶手是谁。

徐叔闻女儿之言,心中已怀疑侄子徐福孙,再经勘察踪迹,发现梳装盒中丢失二百两银子,首饰若干件,屋角有一把带血迹的刀,是皮匠刮皮用的,而那晚徐福孙确实雇了一个皮匠做鞋,凶器的主人找到了。墙下有碎瓦片片,那是贼人越墙而入碰掉的,墙外就是徐福孙的院落,靠墙还有一个梯子没撤下来,说明行凶的不是外来之贼。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被害的徐某妻死前有“我哪里亏待你了”之言,说明是认识的人 否则不会说这样的话。徐福孙家女佣又说,今早为主人洗衣,发现衣上有斑斑血迹。由于以上四方面的证据,徐某遂坚决认为是侄儿徐福孙所为,立即告到县衙。

县令朱文川命捕徐福孙,徐福孙则侃侃而谈,自陈无罪。又捕皮匠至,皮匠则说那天晚上是为徐福孙做鞋,仓促间把刀遗留在徐家了。县令把带血的刀扔在皮匠面前,皮匠承认这就是自己的刀。于是,县令不容徐福孙分辩,又动用酷刑,遂成妄供,只是赃物一直找不到。

徐福孙屡屡翻供,江苏巡抚赵展如的一个幕僚怀疑此案另有内情。他认为徐福孙和婶婶并无多大隔阂,几十年都相安无事,现在却用刀杀婶,极不合乎情理。再者,徐福孙是个富户,不可能看上几百两银子,且一直找不到赃物。幕僚认为不应定徐福孙罪,力劝赵展如平反。赵展如却不以为然:“徐福孙能熬刑两三年之久,要说他不是个大坏人,谁能信?”就这样,徐福孙竟死在大狱,死的时候,胳膊腿都被打断,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。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两年之后,徐叔及巧珠相继去世,村里的人虽和徐福孙不和睦,但都知他是冤死,只是害怕连累自己,所以不敢挺身作证。村里有人说:徐叔妻死前几年,有一广东男子,趁徐叔外出,找过徐妻,徐妻给了他钱以后,就让他走了。这男子半年以后又来,徐妻就又给了他钱,把他打发走。如此反复多次后,徐妻开始讨厌该男子,有时甚至骂他,那男人也反唇相讥,很不高兴地走了。只是他们说的是广东方言,村里人难以听懂,看来这男子应是徐妻前夫。徐妻死的当晚,村里人看见徐家墙下蜷伏着一个黑影,靠近他时,他就飞快跑走。眼力好的人说,那就是向徐妻要钱的男人。

第二天村里人听说徐妻被杀,纷纷相互告诫,不要多嘴饶舌,否则被抓至县里,一定没有好处。当听闻徐叔以四方面证据告侄子时,曾有人想为徐福孙鸣冤喊屈。可转念一想,没人知道那广东男子的姓名和住址,像鸟飞天空,到哪儿去找他,不如不说罢了。

清光绪年间江苏“徐福孙杀婶案”钩沉

也有人问:“徐福孙如是冤枉的,如何解释那四个证据?”村里人回答:“这并不难,贼起初是要窃取钱财,并无杀人念头。黑夜跳墙时,想必误进徐福孙的院子,见地上有遗留的刀,就捡起以此壮胆,凭借靠墙的木梯,越墙进入徐叔的院子,不小心碰落瓦片,被巧珠听见大喊,便杀人灭口。贼是徐妻前夫,多次前来要钱,所以徐妻死前才说‘我哪里亏待你了’。那句话说的是她前夫,非是徐福孙。”

也有人问:“徐福孙家女佣第二天早晨为他家主人洗衣,发现衣上有斑斑血迹,这作何解释?” 村里人回答:“这更非所谓证据了,徐福孙向来有鼻衄病,发病时衣服袖子上皆有,我们对此都已习惯。听县里审讯时,徐福孙也辩解自己有鼻衄病流血,只是县官不信罢了。

这个案件对我们了解晚清司法腐败很有帮助。一是县令朱文川这个酷吏,连村民都能解释的所谓四个证据,他却认为确凿无误;二是当时江苏省的巡抚赵展如,在幕僚已经怀疑此案有问题、并陈述相当充分的理由、力劝平反的情况下,赵展如却不以为然,主观臆断;三是百姓对官吏畏惧。村民尽管和徐福孙不睦,但都知他是被冤死的,只是害怕连累自己,所以不敢挺身作证。

--------------

注:此案翻译自《清稗类钞》中《徐福孙杀婶案》一篇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/chaxun/12455.html
(本文来自极客干货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光绪 徐福 孙和 故事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exidea-inc.com ©2017 极客干货

极客干货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