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客干货
当前位置:首页 - 体育 >

木头离 | 两个世界,一个念想

2019-11-26来源:重庆网

by 木头离

重看《倩女幽魂》,惊叹电影的同时,也想到了蒲松龄老先生。


一想到他,心头自然就冒来一个疑问:先生写下这么多的狐鬼神仙故事,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吗?


恐怕不是。


这一起心动念,便止不住了,于是便开始寻找答案。


从哪里找呢?


嗯,答案很明确,从作品里找,从《聊斋》中找。


从老先生开篇的自序中,我便寻找到了答案。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
因为这篇序言,写于1679年,那年老先生40岁,恰是不惑之年,此时写下的东西,最能代表他的心声。


太年轻了不行,那时候人心不定,兴趣来的快,去的也快,如果自序成于此时,很难取信;


太年长了也不行,人越老,经历的事情就越多,也难免会世故,如果此时作序,难免会有些失真。


这样一篇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自序,足以让人找到原因了。


自序一开篇就写到:披萝带荔,三闾氏感而为骚;牛鬼蛇神,长爪郞吟而成癖。自鸣天籁,不择好音,有由然矣。


可谓开篇就点了破了缘由,他以屈原与李贺自比,点明自己写神鬼故事,是在遵循传统,直抒胸臆。


接下来,就写了自己写故事的过程,在写的过程中他发现事情远超自己的想象,于是,他在自序中写到:遄飞逸兴,狂固难辞;永托狂怀,痴且不讳。


这些怪异的故事,让他纵情肆意,如痴如醉,在这个过程中,他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,虽然是虚构的,充满了怪异,但是却可以毫不忌讳。


到这里,我们找到了老先生写这些故事的缘由以及持续下去的动力。


再继续往下看,就可以看到老先生写这些故事的真正原因。


他在下一段写到:集腋为裘,妄续《幽冥》之录;浮白载笔,仅成孤愤之书。


其中孤愤二字,才是支撑先生的真正原因。


想来,他年仅19就考了县府道三个第一,名震整个山东,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然而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成了他仅有巅峰时刻。


余下的51年,他就这么被卡住了,直到71岁,才考上了半个贡生。


他不甘心啊!


在他漫长的一生中,常伴他的只有青灯古卷,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自序中讲自己是和尚转世。


孤愤,不甘心。


其实就是一种反抗精神,而反抗精神,往往就是写者的抱负起点,所以,我们读《聊斋》的时候,会自然发现一件事,故事的结尾会带上这样四个字:“异史氏曰”,这跟司马迁的“太史公曰”完全就是一回事啊!


故事内容虽是虚构的狐鬼神仙,但映射的却是现实世界,他将这部《聊斋》当作了《史记》来写。


故事虽是荒诞的,但隐含的却是深刻的真理。


戊戌年大寒

两个世界,一个念想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/tiyu/29175.html
(本文来自极客干货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exidea-inc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exidea-inc.com ©2017 极客干货

极客干货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